菠萝:震源深度7千米!

文章来源:孤儿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8日 08:29  阅读:5495  【字号:  】

我家祖祖辈辈还有亲戚朋友也都是养蚕的,除了我爸爸,他不养蚕宝宝了,跑到绍兴专门卖丝绸去了。美丽的丝绸都是蚕宝宝嘴里吐出的丝,一船一船的蚕茧从我们村口的运河出发,送到附近的丝厂,最大的丝厂当然在河的尽头——上海。

菠萝

生活中,我认识了很多人但这个人最与众不 同。 妹妹五岁了,她天真活泼,机灵顽皮,非常可爱。一天中午,我和妹妹在床铺上玩。她歪着脑袋,右手拿着一根红色的小塑料管,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,调皮地对我说:‘‘姐姐,咱们俩用这根管子吹气,比谁的气力大,好吗。’’我连忙答应了她,语音刚落,我们俩就个含着吸管的一头,同时吹起来。尽管我使出了全身的力气 ,却吹不过她。我偷偷瞧一眼,只见她偷偷一笑,红红的嘴唇紧紧地抿着,好像在说:‘‘你吹不过我的!’’难道妹妹真的这么大的气力?我就不信!于是,我更加使劲儿的吹起来。我憋得脸红脖子粗,嘴巴都吹疼了,而妹妹却冷不防伸出小手,在我鼓得溜圆的腮帮上一捏,于是我‘‘ 扑哧’’一声笑了。这是,我突然看见妹妹那边管头上,明显有几个深深的牙印,我才恍然大悟:原来她是把 管子咬死了呀!我怎么能吹过她呢?我吐掉管子,伸出装作打她,妹妹一闪身,一下子跳下床,掀起门帘,跑到厨房里去了。‘‘ 咚!’’的一声妹妹撞在了正做午饭的妈妈身上。妈妈生气道:‘‘你怎么了?到处乱撞!石头人一样重,要是小孩,非让你压成肉饼子不可。’’妈妈说:‘‘起来,起来 我还忙着做饭呢!做晚饭再说。’

突然响起了敲门声,我打开门,眼前一亮。门外的他穿着衬衫,背着背包,面带微笑。这就够了。

每天放学我总是要经过街边的花园,看到那里开放的小花和茁壮成长的小树,心理总是暖融融的。有一天经过小乐园的时候,看见几位一年级的小朋友把他们的书包挂在刚吐出新芽的小树上,还边摇小树边追逐嬉戏。看到这儿,我心理特别难受,心想:老师不是常教育我们吗,一定要保护绿化,爱护绿化,这样,大自然也一定会奉献给我们一个优雅、舒适的生活环境。于是,我连忙跑过去对那些小朋友亲切地说:小朋友,你们怎么可以破坏绿化呢?小朋友们见我好好地跟他们讲道理,就理直气壮地跟我说:我想把书包挂在小树上就挂在小树上,又不是你家的树,你管得着吗?说着,他们又踢了几下小树。这下,可把我给气火了。对他们软的不行来硬的。于是,我严肃地说:这棵小树好比是一个人,如果,别人把你的手折断了,你疼吗?小树也一样。小朋友们听了我的话,难为情地从小树上取下书包,惭愧地说:我们错了,以后再也不破坏绿化了......

一桌桌酒席就摆在养蚕竹匾上,酒菜就摆在一张张倒扣过来的蚕箩上,大人小孩都吃着喝着,场面热闹得不得了。

一天,乘车回家,车上并没有很多人,显得格外舒适。可一阵铃声打破了这舒适。随后便传来阵阵高亢的谈论声。我望着那人,心里满是不痛快,目光转到窗外的刹那,看到一个昏昏欲睡的叔叔被那高亢的声音吓醒,一脸无奈……

不易的家庭聚餐,却只怒无喜。美味的菜肴,总是挑起在各位的味蕾,口水直流,可还未动筷子,菜就已经被一位妈妈夹到了她几岁大的孩子碗中,眼看都放不下了,却也不愿停下,原本对食物的欲望顿时淡了许多。




(责任编辑:巴元槐)